Glynis玻璃雕像

临帝曦瑶/恶友飘策冬叉冬坡乱k莫新快谜鹅贱虫锤基靖苏叶黄闪恩 以及e科杨梦杨梦杨梦我男神

ECIS 崩坏

又一次刷新了ooc的上限…黑化脑洞停不下来

    “没有必要。”

    他这样说。那是一个仿佛浑身缠满了阴霾的男人。他脸色苍白,黑发蜷曲,消瘦的身体裹在黑风衣中。不……也许这样还能算得上一位绅士,可眼前这个家伙的眼神给人以极度阴郁的抵触感。他的微笑显得自然而柔和,可漆黑的瞳仁里暗沉晦涩,截然相反的矛盾使人毛骨悚然。欢喜,怀念,焦灼,恨意,交织得难以分辨,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种难以抑制的扭曲了的兴奋。
    他非常兴奋,似乎和自己交谈几句就令对方足够兴奋。这几乎让罗灵儿发毛。
    “你什么都不必做的,Linda。”这个男人温顺地说道,发音平缓而缱绻,“我很想念你孩童时的模样。——还有你的同伴们,他们有的也曾是我的朋友。”他意有所指。
    罗灵儿不易察觉地微微后退。她将手背在身后,染着五颜六色指甲的双手发烫而绽出微光。与此同时,街道两旁设好的束缚法阵嗡鸣着开始流动。
    她尝试分散眼前这个人的主意。“我不记得你……不过我们曾经见过?”罗灵儿不自觉地皱起眉。
    那个男人没有动作,只是安静地看着她,仿佛他早就已经看破了一切,却无奈而温柔地纵容着一个孩子的游戏一样。
    “你忘了我了。”他轻声说,既听不出不满埋怨,也没有要攻击的倾向,“合乎情理。”
 
    “灵儿,”沉默已久的通讯器终于来了一点声音,罗灵儿难以置信地听到老大用坚决低沉的嗓音下达命令,“撤退,现在,别管法阵了。”
    可是为什么?罗灵儿无声地对着自己质问。尽管——男人的实际情况似乎已经超出他们先前所预料的,罗灵儿仍不认为诸葛羽是这样轻易下达放弃指令的人。最起码,还得尝试一下吧,他们甚至还没见过魔法阵对对方有没有作用。
    她的不愿无法传递给通讯那方,毕竟消瘦的男人始终将视线投掷在她的一举一动上。好一会儿诸葛的声音才再次响起,他压得更低,好像那样男人就不会听见他们频道里的交谈。罗灵儿不知道,诸葛却异常明白那毫无用处。
    “我认识……他。”诸葛羽说。

     只是,他还以为……那家伙在风名。

评论(3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