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lynis玻璃雕像

临帝曦瑶/恶友飘策冬叉冬坡乱k莫新快谜鹅贱虫锤基靖苏叶黄闪恩 以及e科杨梦杨梦杨梦我男神

ECIS 深夜报社

   据说人死前的一生会走马灯似的浮现在眼前。

   杨梦费力地回忆着,他还想看看在这最后的时刻,自己能想起点什么来。出乎意料的,他脑海里几近空白,似乎那么多年,多多少少的人和事都随着他的生命一起飞速冷却流逝,渐渐淡化下去。他感觉到自己正在变得冰冷。
   在这种时候,他眼前却忽的浮现出一幅画面来,是在二十多年前诺兰家踏平西伯利亚老营之后的那一夜,他们在老家大厅彻夜狂欢。他当然记得。那时候他的家还没有破碎,主人还没有死在艾哲尔的剑下,他还没有那样狼狈地,如同丧家之犬般逃到风名去。他们在厅里笑的开怀,痛饮庆祝。那时所有人都喝高了,一向一本正经僵着脸的石永喝着喝着隐了形直直扑到桌上,吉格飞拽着空瓶子在厅里鬼哭狼嚎,主人显然也是醉了的,眯着眼看他们发疯的样子,笑的快要趴到地上去。杨梦自然是唯一清醒的那一个,安安静静坐在旁边,看着他们也忍不住微笑。
   真是开心啊,杨梦几乎不知道自己竟还有过那样开心的时候。有些事他总以为自己早就淡忘干净了的,可笑的是在最后的时刻就这样清清楚楚的浮现出来。杨梦躺在地上,恍惚间他又听见吉格飞似是强忍了笑意的声音:“唉,真没想到杨梦你也会醉成这样,快起来吧。”
   他没醉啊。杨梦说不出话来,他觉得自己许是该大声痛哭一场,眼眶里却仍然十分干燥。——杨梦早已经许多年没有落过泪了。一片扭曲模糊的光影中主人对他伸手,像是要将他拉起。杨梦想去抓紧,却感到了一种疼痛的虚脱感——那是死亡的感觉。他这才像是猛然惊醒过来的样子:那只是他临死之前的最后的怀想罢了。
   真可悲,他嘲笑自己,他将要最后在这回忆里温暖虚假的幻象中死去。他说不出话来,但还是在心里对自己重复着。

  杨梦,你没有家。

  我在想什么……

评论(8)

热度(7)